<cite id="fzpnr"><video id="fzpnr"><thead id="fzpnr"></thead></video></cite>
<cite id="fzpnr"></cite>
<var id="fzpnr"></var>
<var id="fzpnr"><dl id="fzpnr"></dl></var>
<var id="fzpnr"></var>
<var id="fzpnr"><video id="fzpnr"><listing id="fzpnr"></listing></video></var>
<var id="fzpnr"></var>
<var id="fzpnr"><strike id="fzpnr"></strike></var>
<cite id="fzpnr"><strike id="fzpnr"></strike></cite>
翻譯公司,上海雨林翻譯公司 上海公司 北京公司
廣州公司 English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翻譯公司 -> 行業信息 -> 2030年翻譯機器真的能突破語言障礙嗎?
 翻譯強項
 □ 英語翻譯
 □ 日語翻譯
 □ 韓語翻譯
 □ 法語翻譯
 □ 德語翻譯
 □ 俄語翻譯
 □ 西班牙語翻譯
 □ 葡萄牙語翻譯
 □ 意大利語翻譯
 
  聯系我們
上海翻譯公司
 總機:021-51085774
 總機:021-51085784
 電郵:sales@021fy.com
 傳真:021-51085794

北京翻譯公司
 總機:010-51293101
 總機:010-51293102
 電郵:bj@021fy.com
 傳真:010-51293103

人力資源(應聘專用):
 hr@021fy.com
 
假如我們不用再學外語

2030年翻譯機真能突破語言障礙?

  ■策劃/發現工作室

  ■采寫/陳蘅

  ■供圖/《圖形科普》雜志社專供

  西方圣經上說,挪亞的子孫人口眾多,遍布天下,且只講一種語言。人們齊心協力用土坯磚和黑瀝青建造“通天塔”,上帝極不高興,就讓他們說不同的語言。由于突然之間大家語言不通,彼此無法交流和理解,工程不得不停止了,這座未完成的塔就叫“巴別塔”。從此以后,人類就一直在找尋溝通的途徑。

  先是翻譯、再是世界語,直到目前的機器翻譯,甚至還有人提出隨著語言的逐漸消融,最終回歸到人類造“通天塔”之前的原初狀態,說同一種語言。無論是哪種方式,人類是否真的能改變上帝的意旨,徹底掃除人類之間的語言障礙呢?

  ■科學家:“三五十年內,我們將為人類掃除語言障礙”

  目前,隨著中國加入國際語音翻譯協會項目,“語言翻譯”前景看好,似乎在不久的將來能為人類掃清語言障礙。據中科院自動化所模式識別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徐波介紹,C-starⅢ項目將從2001年正式啟動,到2004年結束。其目標是利用公共電話網絡和國際互聯網,在四年內實現通過手機、電話、計算機終端等設備進行不同語種人類之間在旅行期間的同聲場景對話,包括預定旅館、購買機票、餐館對話、外幣兌換等,更重要的是該項目把多國語音的直接翻譯作為一個科學工程!通過建立系統性的平臺、演示而推動該技術的迅速發展,在30至50年內最終達到徹底掃除人類之間的語言障礙。

  據中科院聲學所專門研究語音交互技術的杜利民博士介紹,中國著手研究語音翻譯系統已有兩年的歷史。七國語音同聲互譯的原理是,先將本族語識別后翻譯成中間語言,再用中間語言與其他語言互譯。但目前國際語音互譯計劃的詞匯量僅限于10000個字詞,對話場景也僅僅初步定為預定旅館、購機票、餐館對話、外幣兌換等場所。

  縱然如此,在技術上進行直接語音翻譯仍有很大的挑戰性。徐波介紹說,直接語音翻譯集語音識別、機器翻譯和語音合成于一體。首先是語音識別,盡管目前實驗室里的語言識別率已達90%以上,但由于現實生活中的口音、方言、背景噪聲等一系列因素,識別率僅為60%左右,還需我們在近幾年內有進一步突破。

  其次是機器翻譯,由于不規范的文本以及各種語言的自身特點,如漢語的非時態,句子的歧義等增加了翻譯的難度,而最難的是把兩者合在一起,即語音合成。目前除上述七國之外,許多國家都在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國內如IBM等公司,也一直在做相關研究,而日本的研究,幾十年來一直就沒有停止過。

  況且,現在新的方法比較多,如語意法、實例法、模板法以及統計法等。對于像“Howdoyoudo?”一類的句子,對其進行語法分析,怎么都分析不通,但用實例法像公理一樣把它規定下來,就簡單多了。今后若能有更多更好的方法并能把這些方法結合起來,語音翻譯勢必有很大突破,而且不久就會有突破。徐波描述了三五十年后的誘人場景:對于不用對外國進行學術研究的人,將不必每天疲于學外語、過級,不必有很多翻譯,即使聯合國開會時也一樣,只需每人帶上一副小巧精致的同聲自動語言翻譯機器,就可實現與任何其他語種的人進行自由交流。

  徐波說,“我們的目標就是想通過純技術的力量經過哪怕幾十年努力,把人類徹底從語言障礙中解脫出來”。

  微軟中國有限公司周明說:“語音翻譯系統之所以難攻克,是因為牽涉到了千變萬化的自然語言,但自然語言也不過很復雜而已,總有一天,或許要不了多久,人類終將會攻克它!

  ■學者:對能否違背“上帝的意旨”表示懷疑

  即使發明了更高級的語音翻譯機,就可以徹底掃除人類的語言障礙嗎?專家們有不同的看法。

  北京語言文化大學計算機系主任、對外漢語研究中心教授宋柔告訴記者,語音翻譯系統的研制對一部分只需淺層交流的人們很有意義,如果研制成功并達到相對完美的情況下,將會解脫出一批疲于外語學習的人們,但卻無法徹底解決人類的交流問題。不同民族的思維對概念的切分是不同的,比如英語中的“uncle”,在漢語中就分為“伯伯”、“叔叔”和“舅舅”,英語中可對每個人都稱“dear”,在漢語中就不能亂叫。而漢語中的“仁儀禮智信”無論翻譯成哪種語言,都不大好對應。語音翻譯歸根結底仍是機器翻譯,無論是對字詞的把握,還是對微妙的感情色彩的處理,都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準確。

  中國中文信息學會常務理事董振東說,語音翻譯離不開機器翻譯作支持。而目前機譯與人譯的最大區別是,機譯只是句法結構和詞匯的機械對應,而人譯則會基于他對源語言意義上的理解,不受源語言句法結構的束縛,是一個再創造的過程。如果在本世紀機器翻譯能夠在以下三個方面有所突破:

  第一,大語境,而不再是一個句子一個句子孤立地處理。

  第二,基于理解而不再是停留在句法分析的層次上。

  第三,高度專業化、專門化,而不再是“萬事通,樣樣松”。

  語言學教授崔希亮則從另一個角度談到:

  語言從大的方面分可大致分為四個不同的類型:一是孤立語,如漢語;二是曲折語,如英、法、俄、拉丁等語;三是粘著語,如日語、蒙古語;四是編插語,如太平洋等地的某些語言。尤其是編插語,與其他類型的語言差別最大,句子里根本就沒有“詞”這個概念,或者說一個“詞”就是一句話,這是一種整體語言。對于同一句話,只需要改變其中的1個或某幾個音素,就變成了完全不同的另一個意思。像這種語言,要完成與其他語種之間的語音翻譯,難度可想而知。但如果七國電話語音同聲自動翻譯計劃順利完成,肯定會對其他語種的同聲翻譯起到促進作用,甚至許多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語言“大同”人類方能溝通?

  既然人類一直在尋求溝通的途徑,是否可以通過世界語或語言的自然消融而實現人類的最終無障礙溝通呢?社科院語言研究所研究員方梅介紹說,事實上,1881年波蘭人柴門霍夫就發明了世界語,試圖用它來實現人類的自由交流,但100多年來,世界語并沒有市場。另一方面,世界上的語言總體上在逐漸減少,由以前的6000多種減至今天的5000種左右,但最后消失到一至幾種語言,可能性不太大,即使可能,也需要很長時間。語言作為一種傳統的東西是有根基和背景的,不會一下子被打破。

  語言學教授崔希亮則表示,語言的發展有分有合,要消除至少幾種語言來實現交流,短時期內不可能。語言與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原因息息相關。同一個民族,若分隔得時間長了,就變成了兩種語言,不同的民族若融合的時間長了,就變成了同一種語言,如滿語與漢語融合后,滿語就消失了,這都是政治或政策的原因;再如英語,凡曾是被英國殖民的地方都說英語,但又有所變異。這是經濟原因和軍事原因所造成的。

  據專家介紹,每個民族都認為自己的語言是最豐富最優秀的,他們都會竭力保護自己的民族語言,像新加坡,一個還沒有海淀區大的國家,就有五種語,包括英語、華語、馬來語、印地語和泰尼爾語。有五種語言的出版物、廣播、電視和宗教場所以及學校等,他們的工作語言是英語,但很少有人只會說一種語言,若只會一種語言,尤其是只會說英語則很難融進任何一個組織。因此,要靠語種的消失來突破人類的語言障礙,不是沒有可能性,但是需要極其漫長的過程。

  人大社會學系博導教授周孝正則認為,語音翻譯系統與語言的消亡本身就是一個對立的問題,若語音翻譯系統比較完善,能滿足一般人的溝通和交流,人們將會越來越依賴于這種機器,不再去用心學外語,而只說本族語言,這樣無形中又促進了各民族自身語言的發展,延緩了語言的消融速度。同樣,語言消融速度的減慢,更增添了人類在不依賴于機器下的自然語言的交流難度。因此,要真正突破人類語言的障礙,并不是一件很輕易的事。

  ■幾千年前,人溝通障礙能從這塊古石碑(如圖)看出,這是埃及法老托勒密五世的一道詔令,上有古埃及象形文、通俗文、古希臘文三種不同語言。法國學者對比后破譯了天書般的象形文,發現象形文也有標音作用,有些符號發音,有些不發音。圖中法老“托勒密”和埃及艷后“克麗歐佩脫拉”的名字寫法截然不同。

上海雨林翻譯有限公司

專業翻譯公司--上海雨林翻譯公司

地址:上海市閔行區春東路508號2號樓420室 郵編:201108
電話:021-51085774,021-51085784(7*24小時服務) 傳真:021-51085794
©2002-2004 上海雨林翻譯有限公司版權所有,網站由上海雨林網絡公司負責制作與推廣
表妺好紧居然流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