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fzpnr"><video id="fzpnr"><thead id="fzpnr"></thead></video></cite>
<cite id="fzpnr"></cite>
<var id="fzpnr"></var>
<var id="fzpnr"><dl id="fzpnr"></dl></var>
<var id="fzpnr"></var>
<var id="fzpnr"><video id="fzpnr"><listing id="fzpnr"></listing></video></var>
<var id="fzpnr"></var>
<var id="fzpnr"><strike id="fzpnr"></strike></var>
<cite id="fzpnr"><strike id="fzpnr"></strike></cite>
翻譯公司,上海雨林翻譯公司 上海公司 北京公司
廣州公司 English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翻譯公司 -> 行業信息 -> 薪酬,技巧,壓力:全面了解同聲傳譯
 翻譯強項
 □ 英語翻譯
 □ 日語翻譯
 □ 韓語翻譯
 □ 法語翻譯
 □ 德語翻譯
 □ 俄語翻譯
 □ 西班牙語翻譯
 □ 葡萄牙語翻譯
 □ 意大利語翻譯
 
  聯系我們
上海翻譯公司
 總機:021-51085774
 總機:021-51085784
 電郵:sales@021fy.com
 傳真:021-51085794

北京翻譯公司
 總機:010-51293101
 總機:010-51293102
 電郵:bj@021fy.com
 傳真:010-51293103

人力資源(應聘專用):
 hr@021fy.com
 

薪酬,技巧,壓力:全面了解同聲傳譯

www.bjxxysc.com  [2008-08-01] 雨林上海翻譯公司



同傳如何估價
 
  在最新一批“明碼標價”的小時工里,同聲傳譯的價碼高居榜首,最高收入可達每4小時報酬8000元,“同聲傳譯”成了讓人眼熱的香餑餑。日前,筆者從上海外國語大學高級翻譯學院院長柴明颎處了解到,同聲傳譯是一個從業者相當有限的行業,而且他們的報酬就是參照國際通行的標準制訂的。既然如此,國際上同聲傳譯究竟身價幾何?帶著這些疑問,筆者采訪了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及該行業業內人士。
 
  國際上同聲傳譯究竟身價幾何?為聯合國服務的譯員報酬,被視作譯員薪酬的標尺,目前的標準是每人每天600至800美元。譯員的工作基本以一場會議6小時計,會有3名譯員輪流承擔,平均每人每小時的收入在300美元左右,一般不會超過400美元。
 
  同聲傳譯的豐厚報酬讓人眼熱,最近傳出消息說有培訓機構想要開設類似課程。柴院長直言這是不現實的,會議口譯是一種職業,需要長時間的專業訓練,在訓練之前少不了嚴格的選拔,和大學里各院系的選拔是類似的?谧g員必備的“會議口譯專業證書”雖不是文憑,但其分量和文憑相當,可以肯定,沒有哪個培訓機構能夠代替專業院系培養出專門人才。
 
  應了那句英語諺語———no pain,no gain,且不說未必人人都有做譯員的天賦,即使有天賦,不經一番“痛苦”的訓練,也不能勝任譯員的工作;等到終于成了口譯員,在高額報酬背后投入的心血也非尋常人能夠思量。 
 
時刻"準備"著
  
  “每小時300美元不是那么好賺的!辈裨洪L感嘆,外人只道譯員在“箱子”(譯員工作的小隔間,業內俗稱“箱子”)嘰里呱啦說一小時,可他的準備工作要用去足足一個星期,甚至更長時間!氨热缯f給國際環保組織成員國大會做翻譯,大會主題是臭氧層,你看看一個譯員提前要看多少材料……”說話間柴院長把一疊書和文件放在筆者面前,他先抽出兩大本的辭典!胺ㄒ、條約和化學知識還只是基礎,環境大會還涉及經濟發展、地區協調等等……”所以除了兩本磚頭一樣的公約,還有四五份文件要“啃”,而這些不過是為一次會議所做的準備。
 
  柴院長身在行中,對于其中甘苦“冷暖自知”,他笑說從來沒有會議口譯員以此發家,同行中更是沒有腰纏萬貫的。干這行,至多也就算“中產階級”。 
 
語言、技巧、心理,一個都不能少
  
  什么樣的人有成為口譯員的潛質?準譯員要過哪些關卡?歸納起來就是語言、技巧和心理三道關。
 
  做口譯員需要天賦。學習外語到了一定程度會遇到很難突破的瓶頸,即外語和母語之間的壁壘,只有突破瓶頸,使自己的外語水平無限接近“母語狀態”,這才擁有成為口譯員的資質。談到口譯系在去年9月招收的第一屆學生,柴院長形容他們“幾乎已經養成了用英語思維的能力”。
 
  有了語言功底,做譯員關鍵還是訓練技巧。做口譯,必須打破常規的記憶方式,訓練準譯員,實質是記憶重組的過程。在復旦開宣講會時,口譯系一個男生當場演示了一次。柴院長作一個10分鐘的簡短報告,那個男生隨后把10分鐘里講述的內容一字不漏地翻譯出,當時臺下的學生最感興趣的就是,那個男生究竟做了什么樣的筆記?不過,看口譯員的筆記是徒勞的,那上面只有零碎的詞組,劃線和古怪的記號,普通人壓根看不懂。其中區別在于,平常我們總是根據“含義”來記憶,聽到一句話反映出它表達的內容,可口譯員聽到的不是完整的句子,而是一組一組的單詞塊,他們把單詞塊拼接起來,轉換了用另一種語言表達,這個過程好像計算機數據處理一樣。
 
  口譯訓練中有一項很有趣的“影子訓練”,就是讓嘴和耳朵“各自為政”。如果一個人說話,另一個人立刻跟著重復他剛才說過的話,這并不困難,而“影子訓練”意在拉長時間差:一個人先說10秒鐘,另一個人再跟上開始重復他說過的話,這時耳朵聽著對方正在說什么,嘴里重復的是對方剛才說過的。這種訓練從“中文中文”到“英文英文”,最后是“英文中文”,也就是模擬口譯了。
 
  著重培養的,還有準譯員的心理。長時間的學習中,很少有人體會到“成就感”,高難度的材料,高難度的訓練,學生的自信每天都面臨著挑戰。柴院長說,他相信這些學生是優秀的,他在課后不吝夸贊,但是“接受打擊是培養的一部分,不斷地被否定被打擊被質疑后還能堅持下去,這才是口譯員的心理素質! 
 
和壓力相隨
 
  做口譯員最大程度上考驗的是心理素質,口譯的工作環境幾近“嚴苛”。如果做筆譯,碰上瓶頸或者身心疲勞,可以先把工作擱一邊,等狀態回升了再繼續;可口譯工作中根本不存在“緩沖”———卡殼了,想辦法繼續;大腦疲勞了,集中精力堅持下去;出差錯了,沒工夫懊惱,豎起耳朵繼續干活……會議口譯基本是個吃力不討好的差事,做得好是應該的,可若稍有偏差,遭遇的難堪是常人難以忍受的。柴院長透露,聯合國的大會上,有暴躁的代表覺得口譯員沒能表達出他的意思,當眾拿起鉛筆扔到“箱子”的窗戶上,而這樣的情況,并不罕見。
 
  口譯員的另一大壓力來自“漂泊”的生活。承擔國際會議的翻譯工作,注定了要輾轉于紐約、日內瓦、內羅畢等城市,飛機和時差成了生活的組成部分,他們是這個時代“變異”的波西米亞人。這樣的工作做一時,是“挑戰”,但有幾人能接受一輩子這么過?柴院長深有感觸地說,選擇做口譯,一生都將和壓力相伴。 
 
不吃"青春飯"
 
  由于高強度的腦力勞動、高壓強的工作壓力,口譯員總被看作吃“青春飯”,甚至有人戲言,做口譯員用腦過度壽命不長,柴院長笑言這些是外行胡亂杜撰的:“陳方安生的哥哥方順生就在聯合國做了一輩子口譯員,老先生在3年前以65歲的高齡光榮退休,我們偶爾還有聯系,他老人家健談風趣,精神好著呢!毙袃热硕济靼,口譯員是“越老越帥”,隨著年齡增長,經歷了大風大浪,做口譯幾入化境,比如某個會議的翻譯,3人輪流翻譯20分鐘,在那40分鐘休息時間里,老譯員會瀟灑地出去和朋友聊聊天,喝杯咖啡,然后提前5分鐘回到“箱子”,繼續開工……對于這些老譯員來說,口譯就和吃飯喝咖啡一樣自然。

上海雨林翻譯有限公司

專業翻譯公司--上海雨林翻譯公司

地址:上海市閔行區春東路508號2號樓420室 郵編:201108
電話:021-51085774,021-51085784(7*24小時服務) 傳真:021-51085794
©2002-2004 上海雨林翻譯有限公司版權所有,網站由上海雨林網絡公司負責制作與推廣
表妺好紧居然流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