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上
2020-01-13
  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上

  高名潞 ( 1949年10月 ),中国天津人。 著名艺术批评家及策展人,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现在执教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艺术史系。

  我们为什么要思考85?今天是不是还要跟着西方当代潮流走,还是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包括对自己过去的反思,同时也思考站在今天全球化的立场,面对当代艺术对我们的冲击,我们应该怎么做?

  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上,有一段思潮涌动主义频生的时段,它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大量西学著作的译介进来。西方近百年的思想、文化和艺术史被中国这只功能强大的胃迅速消化,现代主义思潮撩拨着青年艺术家的神经,各地富有纲领和社会批判特性的群体悄然出现,它们被统称为85美术运动。

85美术运动三十周年

  30年过去,亲历过那段历史的人还能想起一些闪耀一时的名字:北方艺术群体、西南新具象、杭州池社、南京红色旅、湖北部落部落、山西三步画室、南方艺术家沙龙、厦门达达就像所有主义和思潮一样,这些群体旋生旋灭,它们的艺术主张也早已过时。但另一方面,几乎所有重要的艺术家都或多或少地裹挟入这场前所未有的现代艺术思潮,尽管它看起来像是西方现代主义的跟风篇和压缩版。时值85美术运动三十周年,南方都市报专访这场运动的重要参与者高名潞、舒群。

  在85美术运动里,当年还是《美术》杂志责编的高名潞扮演了重要角色,他搜集各地涌现的艺术群体,将这些互不相关甚至相互冲突的力量汇聚一处,凭借卓越的理论敏感和历史意识命名了这场运动。

  当然也有不同的意见,英国著名艺术史家柯律格在评论高名潞著作《中国20世纪艺术中的整一现代性与前卫》一书时说,当一个新的文化领域中国当代艺术被突然创造出来之后,人们蜂拥而至,用枪和马车争夺土地,谁占得就是谁的,而高名潞对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也采取了这种先来先得的策略。

  回忆30年前,高名潞表示,85美术运动只是那个理想主义年代在美术界的折射。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之后,85美术运动宣告结束,中国当代艺术匆匆从群体时代进入明星化的个人时代,也是从理想主义时代快进至商业时代。如今人们回顾85美术运动,只看到一些发光发亮的成功者,大部分曾经热情参与其中的群体成员早已不为人知。而中国当代艺术,何时才能建立起自己的逻辑?

  群星璀璨

  都很亲近,是热血青年,也有理想主义。

  记者:你在《美术》杂志做编辑的时候,是怎么发现各地开始出现艺术家群体的?

  高名潞:我1984年到《美术》杂志,先参加六届全国美展的评选,觉得很保守。1985年又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四届美代会。1985年中宣部下的各个协会都要换届,我们对结果很失望。我那时候也很年轻,也关注年轻人。1985年是国际青年年,各地都有毕业展,国际青年年美展在北京开幕。我到处走访,发现各地有些群体。我到浙江见到张培力、耿建翌、吴山专、谷文达,到上海见到李山、张建军。南京见到杨志麟、丁方和徐累等。也有艺术家来北京找我,比如舒群、王广义。后来到四川、湖南、湖北等地。比如西南群体的毛旭辉,我们有很多通信。我是艺术研究院美研所毕业的,所以《中国美术报》刚建立的时候,我也跟张蔷、张祖英、翟墨一起参与了初创和编辑工作。在这两个阵地上我都写了关于85的文章。

  那时候一写文章,全国的年轻人就会给你寄东西,跟你联系。我也给他们回信,他们就给我寄他们的幻灯片,寄他们的作品和宣言。我现在保留的1000多张幻灯片,很多艺术家自己都没有了。云南、甘肃、山西很多边缘的地方,通过寄来的材料或者通信,跟我建立起了联系。

  记者:因此在1986年的全国油画研讨会上,你做了关于《85美术运动》的报告,正式给这个现象命名?

  高名潞:对,我把这些材料搜集到一起,正好在1986年初的全国油画研讨会上做了《85美术运动》的报告。因为这是全国油画艺术委员会开的会,它要形成文件。我的报告后来打印成油印文件散发到各地美协,很多年轻人看到了这个动向。比如西藏有个五人现代展,他们后来到北京来跟我说,他们在西藏美协看到了这篇文章。这是第一篇综合介绍中国现代艺术的论文,既是总结又是风向标,在那之后,各地的青年团体跟我联系更多了。

  通过继续搜集群体的材料,1986年8月在广东珠海举办了85美术思潮大型幻灯展暨学术研讨会,也叫珠海会议,展示各个群体的幻灯片。第一次全国各地群体的头儿凑到了一起。这个传播的过程我觉得很重要。85如果没有传播,可能就像很多事情发生了,互相也不知道,就这么过去了。当你把所有这些都形成一个整体让大家看到,它就有了很大的冲击力。

  其实很多群体在《85美术运动》传播以后由原先松散的集合或者展览集体形成了有凝聚力的群体。比如张培力他们原先是办了85新空间展,1986年成立的池社。在南京,原来我写的时候他们还是江苏青年艺术周,有诗歌,有艺术,后来几个人抽离出来成立红色旅。山东也从青年艺术活动里诞生出一个艺术家群体黑色联盟。从这个角度来说,写《85美术运动》的时候,我搜集的材料还是从更广泛的文化活动里抽取的。那篇文章以后,群体才更加凝聚了,方向性也更强更明确。

  记者:我看80年代你跟中央电视台合作的关于85的录像,受访的艺术家确实也很理想主义、信誓旦旦,但总体感觉不是特别成熟。他们阐释深奥的哲学概念的时候,是否能真正地理解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高名潞:是那样的。比如谈到人、哲学,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的见解。如果从专业哲学的角度,可能他们说的是非常肤浅的,甚至文不对题,只能算半个哲学家,没那么严谨。这倒也没什么,确实是80年代的玄学特点。啥叫羊群?啥叫超人?成天说这个,尼采的上下文到底是什么,他们也不管。他只是把它拿过来作为自己对话的概念,这些概念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来的哲学意涵。其实有些概念是很复杂的,但是让他们一用呢,就变得特别通俗了。

上一页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