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山凹里躲着几间茅舍
2020-01-13
山凹里躲着几间茅舍

  我是因为陈芳桂先生的画才认识他人的。

  去年夏天,我去观赏白石纪念馆八位书画家作品联展。刚进展厅,就被挂在右侧六幅写意山水画所吸引。林林莽莽的画面,水墨纵横,显示出一份既浩然尔衮又从容笃定的气势。走近玩味,那线条、那色彩、那构图、灵气充沛又章法得体,浓淡相宜又远近呼应,巧妙精致又别具匠心。细看题款,六幅画都取材于鹤岭等地,这都是我熟悉的地方,森森丛林,潺潺流水,山居茅舍,风中山花,这些如梦里的风景,在我面前形成了一道美的阵容。

  如此山水如此画。这一刻,我被深深打动了。

  今年春节期间,在一位画家朋友的引荐下,我见到了陈芳桂先生,从而也有机会在他家里书房及白石纪念馆的画室中品读到他的部分精品力作。一剪剪山水从我眼前掠过,一缕缕水墨挥洒激情,满纸飞扬的色彩,满眼流溢的芬芳,让人激动不已,又让人久久徘徊。

  芳桂先生的山水画,首先震憾我的是画中迸发的气势。壁立千仞,壑深万丈,溪流化成瀑布,直泻而下;山岭形成翠屏,气象万千。面对这样的画,最宜置酒案头,以画佐酒,酒入豪肠,击节朗呤,便是一首豪放派诗词。醉里看画,仿佛自己也置身于画中:在蜿蜒的山道中行走,山风鼓动着衣襟,不知名的山花在点头微笑,几朵云彩飘过,脸上有湿漉漉的感觉,似乎要下雨了,正惶急间,山凹里躲着几间茅舍,惊喜之余,脑子里立即涌来陆游的诗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画里走远了,不妨把画放远一点观赏。芳桂先生的山水画的大气势,不是那种逼人就范的霸道,不是那份睥睨一切的傲慢,也不是名山名水组合的豪华,而是呈现一种水墨淋漓的强烈视觉美感,让人产生翩翩联想、袅袅遐思的空濛意趣,画面折射出一种奇特的艺术张力。只有这样的气势才会让人产生美的认同感,而不会产生审美疲劳。

  这些年,艺坛流行一种小的时尚。美人香草、春兰秋菊、牡丹呈富贵之象,莲花具洁雅之态,精玩小巧成画家取材宠物;这些属于优闲一族的东西,既没有使命意识,也没有责任荣誉,堆成的是那些轻俏琐碎的雕琢。这些东西美则美矣,看多了总觉的味道不够,甚至有些郁闷。再有一种就是浮躁之风,蔓延文坛艺苑,让人挥之不去;有的人刚刚起步,笔墨章法尚不熟练,就企图去冲刺金奖、银奖,于是我们看到的许多作品急功近利的心态。人们有理由呼唤一种情怀更为慷慨豪迈的大气之作,真正富有艺术冲击力的宏篇巨构。但这种大不是篇幅的滥长臃肿而是追求境界的开阔大气。

  芳桂先生山水画的大气的原因是一份大意境。既有种神游苍穹的潇洒飘逸,又有放浪形骸的激情表达;既有历史诗情的空旷高远,又有现代意识的飞天啸吟;不动声色却拥有内里乾坤,波涛澎湃却不失持重娇矜。这种大境界不是刻意为之就可达到,而是画家把自己的十年苦修和深刻感悟诉求于中国传统的笔墨和色彩;拥有这种境界,画就洗去了恣意作秀,哗众取宠的浅薄,而显得厚重充实。站在这样的画前,一股清风扑面而来。

  在我看来,芳桂先生的写意画充满动感。因为融入了思想和感悟,画的内涵丰富多彩;因为拥有一种艺术张力,画就灵韵飞扬。最近,我看他一幅题为韶山神韵的四条幅,那云彩、山岗呈现飘洒之姿,如矫龙飞舞;山泉、山溪呈奔涌之态,如银蛇蜿蜒,轻轻掠过的穿林山风使树叶婆娑,即使是静态的山峰、旧居,因为线条飞动,也显得千姿百态。画里透露的乡野逸趣,让人会心一笑。而里面似乎还有情节和一种若有若无的神秘感,让人久赏不腻。真是登临无语空归去,半岭松声万壑传。有形、有声、有姿、有态,更有气韵、精神,画里诗情自然倾泻而出。用一句时兴话说:芳桂的山水画是有感觉的。

  谈到感觉,这是创作与观赏形成沟通与共识,也是画家自我把握的整体升华。芳桂的感觉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建筑在他虚心求教、刻苦求索的基础上。他先后师从钟增亚、李宝林等当代大家;旅京期间,又得到过龙瑞等名师的指点。他的画里既有岭南画派灵秀、细腻、奇诡的味道,又有北方画派凝重、开阔、恢宏的构建,更有千古流芳的湖湘文化的精神内核支撑,多种风格融为一体,各家才艺集树一身,不刻意追求个性,而个性彰显,不自造风格而风格突现,不事喧哗而艺名自扬;既有传统文人的铮铮傲骨,又有左右逢源的才子气质这种感觉真好!

  芳桂的画不仅仅是感觉,更有一份感悟。一种俯仰天地古今的内在冲动,一种涌动着激情和灵性的理性思考,洋溢在他的书画创作中,他试图在自然山水、传统文化中寻找灵感呼应,也寻找着自己的艺术领地和文化苦旅。这种不懈的努力正在收获成效,我们高兴地看到,他摆脱了亦步亦趋的拘谨,山重水复的迷茫和跟风崇拜的诱惑,进入到了感悟的光圈中:狂放与收敛皆游刃有余,表达与情感和谐一致。在他最近创作的几幅作品中,在画面中他有意洒下十数点白点。以前我老师是不允许我这样的,但我觉得这些白点更能烘托画面的节奏。他笑着解释。在这几幅画中,多了一份自我感觉的提炼与把握。多了个性的东西。他的写意山水并非实物的具体描绘,而是掺进了他对山水的解读,他画的其实是心中的山水;胸藏锦绣,一吐灿然。道法自然而不拘泥自然,使他的写意山水具有了独特的魅力,洋洋洒洒间,达到了物我相融、物我两忘的境界。

  芳桂取材,大都是湖南的山山水水。其实,他到过许多名山大川,也曾惊讶于各处的灵山秀水,但他的画笔执着地点染着家园。这不是狭隘的家园情结,更是一份纯真情感的寄托。近几年,他旅居北京,但故乡的山水时时叩问他的梦境,一次次让他振衣而起,深夜徘徊。挥彩岂无意,下笔怜有情。朝岚暮雨、晨风晓月,化成了艺术家的缕缕乡愁。乡愁洒落在画上,画也变得情思飞扬。当年,齐白石老人在京时写下咬定莲花是故乡之句,思乡之情溢于言表;50年后陈芳桂跟着大师脚步而来,也传承了这份情感,他的画笔执着地指向温暖的家园,这份情怵几乎成了他的艺术符号和精神坐标。当他的目光遥望家乡时,创作的灵感就如潮澎湃。我们看到,芳桂的许多山水长卷都取上家园某处题目:如鹤岭暮雨、韶山风光、潇湘行旅等等。在他的画里徜徉,总能观赏到既熟悉又陌生的风景。他曾说,每次回湘潭,他总要到各处走走,遇到一块奇特的石头,一棵别致的树或者一丛花草、一泓清泉,就坐下来写生,有时傻傻地坐几个小时。在以后的某幅作品,这些风景又变换姿态卓立于画中。也许有朋友担心,家园山水有限,这样总有画完的时候吧这山或那水或许可以画完,但情感岂能画完呢。

  山水灵气化成了画笔灵气,山水精神成就了画的精神,山水人格铸就了艺术家的人格,也许这就是芳桂写意山水画的魂魄吧。

  在芳桂的画笔前面,是长长的人生画卷。青山隐隐、绿水迢迢、一叶扁舟冲浪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