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改写了中国美术史的发展轨迹
2020-01-21
改写了中国美术史的发展轨迹

  解读20世纪的国画发展脉络,名列岭南画派四大家的关山月、黎雄才,无疑是两个绕不开的名字:他们以笔墨探知时代的脉动,见证着民族从救亡图存、独立解放到自强崛起的历史进程;他们创造的艺术图像脍炙人口,已经成为一代人的精神符号,改写了中国美术史的发展轨迹。

关山月

黎雄才

  然而,从某种角度来说,关山月、黎雄才又是现代画坛的两位熟悉的陌生人。除却盛名的光环,他们真实的学术价值常常受到遮蔽,在艺术本体价值被重新凸显的新时代里,他们虽然赢得敬重和礼遇,但他们的艺术探索道路却在更为多元、前卫的美术思潮中渐渐隐退,缺少系统性的梳理。

  关山月、黎雄才在他们漫长的一生中,几乎经历了20世纪中国历史所有重大事件,也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庞大的艺术遗产。在美术多元化的今天,我们如何整理他们留下的艺术经验?从大师们的足迹出发,当如何看待那个逐渐远去的时代?面对他们的艺术价值,又当如何进行中肯而公允的评价?为此,记者专访了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著名美术评论家杨小彦,广东画院美术馆馆长陈迹,岭南画派纪念馆馆长李劲堃,一起回顾关山月、黎雄才以及他们那一代岭南画人走过的一段峥嵘岁月。

  访谈

  谈艺术

  他们是社会主义新山水画的锻造者

  记者:关山月、黎雄才都出自高剑父门下,他们各自的艺术基础存在哪些异同?

  杨小彦:关山月、黎雄才一生都在努力践行高剑父艺术大众化的审美理想,解放后都成为社会主义新山水画的代表人,但两人的艺术风格也存在显著差别。在我看来,黎雄才是纯粹绘画的代表,他重视笔墨传统,对不同样式有深入的研究,力求格调清新而又在其中蕴藏着某种古意,颇有点形式主义的味道。黎雄才的早年作品就极少社会性题材,只在中期出现过《武汉防汛图卷》等作品,到后来关涉社会的创作越来越少,甚至几近于无。然而,关山月在抗战时期就画了不少人物画,1959年与傅抱石合作《江山如此多娇》之后,更由此出发奠定了宏大山水的基调,不断探索山水画的时代性。直到晚年,他仍希望在大山大水中开出一个大的格局,努力发展出一种将南水北山合于一处的壮阔图式。总体来说,关山月以造境取胜,黎雄才以笔墨取胜。

  记者:抗战期间,关山月、黎雄才都不约而同,先后深入西南、西北写生,他们的写生与抗战的时代背景有什么关联?他们两人的写生路径又有什么不同?

  陈迹:关山月、黎雄才到西南、西北写生的行程,这一方面与整个战局有关。迁徙、逃难到大后方,是当时大家趋同的,同时也是屈辱、无奈的选择。作为岭南画派画家,用画笔记录旅途的所见所闻与风土人情,也自然是画家的本分。相对来说,关山月更加侧重于用入世的绘画风格来表达社会现实,他创作了大量抗战题材的绘画,就是对高剑父对美术要介入社会现实的主张的最直接反映。而黎雄才似乎自始至终都缺乏热切地介入社会的政治激情,他是在以山水画的方式,实践高剑父新国画的创作主张,并以大自然写生为契机,完成他个人山水画风格的塑造。

上一页 1234 下一页

上一篇:《荣成海湾》2014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