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在与沙老谈书法风格时
2020-03-13
在与沙老谈书法风格时

  岁月匆匆,来杭州一晃儿已有二十余年。人们常说『十年磨一剑』,而对我来说,每十年我的人生轨迹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十岁下乡,二十岁回城,三十岁读研,四十岁攻博,在不知不觉中已步入天命之年。

  我生长在一个文艺家庭,父母亲(韩彤、里扬)都是建国前老东北大学文学院毕业,父亲又是新中国成立后首届哈尔滨鲁迅艺术学院戏剧研究生,他们从事文学创作长达六十年之久。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同时荣获辽宁省德艺双馨艺术家的称号。

  然而,在我出生时父母亲都被打成了右派,此后父亲调离辽宁省文联不再从事戏剧创作,被派到沈阳故宫博物馆从事清朝内府书画的登记、整理、著述等工作。记得我在刚上小学一年级时,父亲每天要求我写柳公权《玄秘塔》一百字,并且要把每天写的字辩认下来。我一开始极不情愿,心想他把自己从小九年在私塾馆学的那一套都用在我的身上了,好羡慕别的孩子无忧无虑的玩耍。可是父亲对每一个文字进行讲解或讲历史故事时,他那博学的见识和风趣的语言又极大的调动起了我的求知欲和好奇心,令我肃然起敬。因此,每天晚上的讲解就成了我期盼的时刻。在每天写字或背诵唐诗宋词的二、三年的日子里,一声炮响打破了我们家优雅闲适的生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我十岁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便匆匆地离开沈阳随父母下乡了。

  父母在农村接受劳动改造十二年,我也在农村经历了无数的痛苦与磨难。恢复高考的前二年,由于政审的原因,上大学仍然与我无缘。二年后,父母亲的右派问题得到平反,他们重新获得了新生。我在回城一年后,即考上辽宁大学外语系日本语言专业。毕业后放弃去日本领事馆工作的美差,来到沈阳市书法家协会担任秘书工作。这样,从小父亲曾教过我的书法又重新拣了起来。从一九七九年起我参与组织沈阳市书协举办的各类书法讲座和学习班,辽宁省是一个书法大省,有很好的人文资源,老一辈的书家如沈延毅先生、杨仁恺先生和九畹中青年书家都给我许多帮助和教诲,使我受益匪浅,至今记忆犹新。

  一九八九年从我的家乡沈阳来到杭州,考入浙江美术学院开始攻读沙孟海、刘江、章祖安先生的研究生。刚开学不久,通过刘、章两位先生的引荐,我第一次来到导师沙孟海先生家,并将自己的作业和想法向沙老汇报,沙老谦谦君子之风,给我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后来,在我回家时,我特别向沈老延毅先生求一幅字『积健为雄』送给沙老。当时沙老接过字马上站起来说:『我与沈老神交已久,可一生从未谋面,遗憾,遗憾』,并说日后一定同沈老常联系。在与沙老谈书法风格时,沙老一再强调注重传统的必要性,他老人家认为书法的风格是在学习古人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选帖也要根据自身的条件和性情而定。从中我领略了『厚积薄发』深邃的含义,就书法而言,应兼收并蓄,博采众长,于是我选择篆书作为我的突破口。另外,从小至大,父亲常给我讲的《资治通鉴》、《世说新语》、《文选》、《古文观止》、《文心雕龙》等典籍,也成为我偏重于古文字创作的基石。

  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了我的第一部著作《日本篆刻艺术》。毕业留校二十余年的教学生涯中,我在国画系和书法系开设了中国书法史、印学史、历代书论选读、日本书道史、日本篆刻史等课程,并对这一学科的理论进行系统地学习与研究,从而古文字书法创作与中日书法比较研究一直以来成为我主攻的方向。

  一九九八年以来,我作为日本文部省招聘教授,先后十余次赴日本各大学讲学。期间同日本筑波大学、大东文化大学、东京学艺大学等同道有着十分密切的交流与往来,与著名学者今井凌雪先生、杉村邦彦先生、稻村云洞先生、梅舒适先生、小林斗庵先生等德高望众的艺术家都有着深厚的友谊。他们对中国文化的酷爱和尊重,构成了我们友好合作的基础。同时在他们身上和作品中,也感受到了日本学者孜孜以求、不断探索创新的活力,从而也加深了对日本文化的深刻理解和价值取向。授课之余,我便寻访各地名胜古迹、拜访寺院高僧,并搜集了大量日本文化学方面的资料,最终完成了我花费六年之久、长达二十三万字的博士论文《中日禅宗墨迹研究》。此书得到了导师欧阳中石先生的肯定,并博得了答辩委员会诸位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这部论文也荣获了○八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课题奖。并列入到二○一○年中华书局出版社的重点出版书目。

  由于工作繁忙,回家的时间愈来愈少了。父亲常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然而他老人家还是非常期望我常回家看看。这些年来,父亲的兴趣和爱好也转移到我的专业上来,自己订阅了许多书法杂志和报纸,有时把重要的文章剪贴下来,等我回家时拿给我看。当我在九二年拿到硕士学位留校任教的时候,他欣喜若狂;当我取得教授资格再去欧阳中石先生处攻读博士学位时他仍鼓励我前行。当我手捧博士学位证书给我的父亲看时,他说:『这比送给我什么礼物都强,远胜于金山和银山。』

  这些年来,是父母亲坚强不屈的人生态度,成为我事业发展的坚定信念。然而,在二○○八年初沈阳的一场大雪中,父亲肺心病突发,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走得那样坦然与从容,脸上没有流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回想父亲坎坷磨难的一生,他博学广识、治学严谨、光明磊落,胸怀坦荡,如有来世,我还要做他老人家的儿子。亲爱的父亲安息吧!我将努力工作以弥补过去蹉跎岁月留给我们的遗憾。

  在此书即将付梓之际,感谢我的导师欧阳中石先生对我富有哲理性的艺术指点,感谢导师刘江先生为我撰写的序言,感谢许江院长担任本书的主编,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我的朋友。感谢我八十五岁的老母亲,她的坎坷一生,以自己言传身教、勤奋和毅力鞭策着我。感谢我的贤妻刘茜和女儿韩冰,她们有自己的工作和学习的任务,却心甘情愿地承担起家庭的重任,使我没有丝毫的后顾之忧。还要感谢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和杭州乾嘉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夏冰女士和她得力的团队,使得本书在时间很短的情况下得以与大家见面。

  韩天雍

  2010年正月十五于清水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