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对一般人都是非常客气的
2020-03-20
对一般人都是非常客气的

  冷军谈韩方的画

  (2013韩方油画全国巡展武汉站研讨会记录)

  韩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很执着的年轻人,很有内在的激情,厚实。初次见面时,他拿着四五十件自己的作品,其中还有很多大画,让我给他看看,来时汗水直流。我一看,这个毛头小伙子,有一股内心燃烧的激情,就是那种对艺术的执着,让我蛮感动。当时,我将他的画是从纯粹的艺术角度来看的,当然,作品是比较生一些,但是他的那股热情,那股艺术最需要的东西,也是现代艺术家最缺少的东西,在他那里非常充盈。从他的画面上,我会看到一些局限、幼稚的地方,毕竟还是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可我认为基础很好,从艺术的感受力来说也不错。

  这次见面,我居然和他聊了好几个小时,从艺术到聊到学术。还谈到老庄、玄学,因为这两位先生也是在艺术上也是有很高的造诣。韩方在艺术上的执着,跟世俗社会的格格不入的状态给我印象尤深。我们聊得很多,感觉也非常投缘。

  后来的交往中,他经常给我打电话,对于我给他提出的一些问题似乎有种不服气的感觉,说又画了几张好画,让我再给他看看。我的为人,对一般人都是非常客气的,但我对他的确不是太客气,因为,我觉得越是在艺术上能够塑造的人,越是不能客气。我们两个人虽然有年龄差距,我比他大很多,可是交流起来没有障碍。他的画一拿来,我还是给他指出哪里不行,他就说他哪里还可以,并且给我提问题,直接反驳我,也不顾及我的面子。这样,我们在一起谈艺术,谈国画,谈宗教,谈许多其他的东西。

  最近他要办展览,让我去帮他挑选作品,我就去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所在的那个地方位置很高,没有电梯,是要从楼梯爬上去的。这倒是次要的,进了房间,居然连个空调也没有,把人热死了。这个创作环境给我很大的触动,让我想起了自己二三十岁的时候,也是没有空调,也是这种状况,我说,我那个时候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帮助挑的作品,展览效果不错,当时在画室的条件下没有展厅这种感觉好。当时,作品是按我感觉好的要求挑选的,我在艺术上有自己的偏好,当然这不一定对,标准也不一定准确,但是得按我自己的要求来。我觉得韩方的画在专业上还是有一定的高度,不能太马虎。那天下午在选画的过程中,我的高标准又开始出现了。甚至按我的意志帮他改了两张画。我后来在想,当今社会状态从很多年轻人追逐浮夸的层面上讲,他居然能坚守在自己的层面上,从事对艺术执拗的臆想。世俗的东西,他并没有理睬。这非常难得。

  韩方在艺术上很努力,是艺术把他拖到现在这个境遇的。初看他的作品时,觉得工艺性比较强,可能还有某些当代艺术家的影子。后来他画得多了,我发现他的画有一个内核,这个内核就是传统留下来的一点点形式,即楚地和楚文化的形式。楚文化形式在历史上是非常丰厚的,我们的文化层次有相当一部分就是由这个形式来传达的。韩方就是要用一种现代的方式,用一种现代的形式,来展示、来转移我们楚地传统文化留下来的这种认识。我也指出了,他的油画要增加一些绘画性,其实等韩方成熟以后自然而然地会走到这一步,但是我还是要明确地对他说一下,我们在这方面的交流也比较多。艺术是一种需求,一种艺术的需求,如果仅以一种工艺状态的话,那就会走向另外一种需求了。所以,一定要进入一种新的状态,用一种新的方式把绘画性展示出来。

  我相信通过这次展览,他一定会有一个很好总结。这个总结其实我们在画室,在聊天、谈艺术的过程中已经能看出端倪了。那么这个展览过后,我相信他会步入另一个层面、另一个台阶。也希望这个展览起到里程碑的效果。可能艺术也还是需要一个氛围,就像杜尚把小便池放到博物馆居然成了艺术,而在厕所它就是小便池。所以艺术是很复杂的,其内核在特定的位置才能更好的散发出来。我觉得,韩方凭借他对艺术的热爱和超人的执着个性。对看准的东西,有着自己的坚持,而对周遭不同的声音保持着礼貌的接受,这样是很了不起的。未来当他的构架搭建好后,就会走的很快,就会跟别人不一样。这就是艺术最需要的东西,而我们现在最缺乏的就是这个东西。

  冷军

  各位老师对韩方绘画的点评

  杨悦浦:(著名美术评论家)

  最近看了黄永玉先生的画展,有一篇文章写他一句话:不要把我的画太认真,因为我的画不严肃。今天我觉得他说的话挺有味道,如果把那句话中的画改成说话的话,我不想用评论语言来评论韩方的作品,就是说我是用自己的感觉来说话。我很喜欢韩方的画,正好那天我来这里(汉方工作室)办事,他的画刚刚运到,从车上卸下来,当时我眼睛就一亮,感觉像是中国画,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后来仔细一看是油画。当时我看主要有两点,一是在技术上做的非常精到,后来听师界弘(此次展览的策展人)说这是一位年轻的画家。所以我觉得年轻画家在今天社会走到这样一种状态,能安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对他产生一种敬意。就是说能安心的、非常平静的去面对自己的作品,画的非常的精到。

  第二点是我喜欢他画的文化品位,其实我们画画技术之后,韩方在作品的文化含义上下过一定的功夫,有的人很长时间才能得到(这种文化品位),而韩方今年才三十岁,就能找到。他是一个湖北人,没有把他的地域给予他的厚土浪费掉,在那样一种环境中,能把楚文化融入自己的作品当中,我觉得是非常不容易的。这两点我非常喜欢。

  张世彦:(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画家)

  韩方在自己的油画作品中有一个很明确、很鲜明的选择和定位。从油画技能来看,的确是发挥的非常好,很到位,把油画的性能表现得非常好,这是一点;主要是他在题材选择上,选择中国的古代文物作为自己的题材,感情非常深挚,显示了他的一种文化趋向。这种趋向反映了他在艺术方面独特的见解。通过自己的作品,把自己的诗意、研究状态都体现了出来,这一点让人感到一种非常明确、非常深刻的感觉。所以,无论从油画特性的发挥上还是题材的选择上,都显示了艺术家的一种成熟状态。希望以后看到韩方更多、更精彩的作品。

  专访:

  韩方是一个优秀的青年油画家,他的作品看起来很耐看,讨人喜欢。除此之外,他在题材上有这样一种定位、这样一种品相,也是有所不同。作为湖北人,画了楚文化中间的一些遗物,通过这些来体现他的一种诗意人生。这都是一种很难得的一种定位、一种风貌。

  陈荣:(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今天很高兴能来到汉方参加韩方的油画作品展。刚在楼梯口碰到韩方,都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画的这么好,特别是青铜器楚文化的作品。韩方在湖北出生,三十岁就能将楚风、楚情、楚韵、楚文化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这已证明韩方的功夫已经达到了一定程度。不管是肌理、还是色彩、层次方面,就像看到了真的青铜器等古物一样,使人感到身临其境的感觉,想摸一下。说明他在想象与空间、技法与语言方面都表现的非常好,非常到位。其次作品的穿透力也非常好,我们很高兴能有这么年轻的艺术家能画出这么好的作品。希望韩方以后能将楚文化通过油画作品在全国、全世界传播下去。

  韩方虽说刚三十岁,今天我们参观这个展览给我感触很深,他能把湖北的楚文化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每一个笔触、用法、层次、能力及感觉表现出来,尤其是在色彩的运用中,他把青铜器表现的和真的青铜器一样,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看见他的画就想上去摸一摸,他把自己的一些东西变成现实、变成一种向往,进一步发展,有一种超越的思想。对于他的每一幅画,层次的感觉、色彩的运用,都有一种创新的感觉。画面堆积的地方、画的肌理,都融入了他的想法,并把自己的文化底蕴结合起来。所以我觉得这次画展是非常成功的。

  艺术作品向来是作者观察体会,体验世界发表自己独立见解的一种特有的表达方式,每个艺术家总会不断超越自己原有的水平和知识,向着更高更深的方向迈进。今天油画展的主创韩方就是一典型范例,他通过自己艺术语言,借物抒情一楚文化厚重历史记忆,呈现无限遐想空间,用独特的远古对话方式坚持艺术探索,在艺术作品中寻求更加符合自己的审美认识,体会更深的情感及文化内涵,发挥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新思维。不断拓展拓宽艺术这一神圣领域,重新给世人及艺术界打开一个新的审美天地,引导人们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韩方油画作品不难看出表现性绘画手法的成功之处,首先:在于他对客观对象没有停留在一般表面描写与刻画上,而是加强了自身主观思维因素。在整个绘画过程中,紧紧抓住绘画对象的独有特征与精神世界,多方面追求与表现,充分利用一切可能的艺术表现手段与手法。想象与空间、技术与语言、色彩与节奏、肌理与韵味、构图与择式、观念与认识。从自己特有的角度切入,深刻表达了表现对象。韩方油画画面具有很强穿透力,整幅作品富于哲理,使人感到身临其境,进入楚风、楚韵、楚情的优美境界之中。有新意、有创意、有独特表达方式,有广阔创造空间,观后耐人寻味、流连忘返。

  韩方表现性绘画的艺术作品给绘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冲击与认识、新思维与观念、让人们从更新的角度去体会作品的深刻文化、精神内涵。改变了以往的审美与认识,甚至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油画作品向前发展。

  孔奇:(湖北中国画研究院院长、著名画家)

  韩方是一个很不容易的青年画家,他很勤奋,他在武汉青年画家里面,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佼佼者。他能把楚文化的神韵和现代审美语言结合的非常到位。前不久他在武汉办过一个展览,展览很成功,很多专家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今天在北京首都举办展览,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希望对他以后的道路、如何发展自己的空间有很大的帮助。我希望韩方在这个展览之后,会有更高、更远大的一个目标,呈现更多更美、更丰富的作品奉献大家。最后,我预祝韩方此次展览成功。

  我很喜欢韩方的油画,他既有楚文化的神韵、又有现代审美形式。他的画既有西方油画色彩调子,也有一些中国绘画的语言、因素。两者被他结合的非常完美,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新的思考和课题。韩方很年轻,他的画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今后,他按照自己的创作想法,按照自己的意向继续去发挥、去努力,应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艺术家。

  吕墩墩 (《美术文献》杂志主编)

  这虽然是韩方的第一次个展,这还是可以看成一个人走艺术人生的成功的案例。我第一次见到他是他来我们编辑部找刘明,没有找到,却碰见了我,因为我认识他们美术社的老人,谈到那些是我以前的同事,便使得气氛有点一见如故。他那时给我的印象是埋头画了很久的画,画的足够的多,现在想为这些作品做些工作,并且他这样做的时候给人踌躇满志的感觉,虽然他不知道他的作品处在哪一个位置。他谦恭地问道:我将我的作品拿到拍卖会上去会怎样?我毫不迟疑地回答:不行,会流标。他似乎连流标也不懂,又问我为什么不行。我说你的作品先得进入一级市场,然后才能进入二级市场。他还没有这个概念,我就开始建议了。我说首先要让人知道你的作品,谁拥有作品,谁得宣传,比如登杂志,他了解了一下价格以后觉得比较难,因为他的投资都用在了画才上。我说如果有人看上你的作品为你宣传也不错,他问可不可以把画拿给一些画廊看。我说当然可以。于是他信心满满地离开了我们办公室,几个月之后他就向我报告有哪个画廊要给办展,还有哪个是下一个等等。真的是喜欢艺术,他画这个东西也是因为爱这个东西,他经常到湖北省博物馆去看文物,在某一个文物前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那种深深的痴迷是常人难以企及的。然后自己创作还不用照片,形象都在心里掌握了。

  薛保华(青年评论家)

  韩方的艺术有自己的一种立场和态度,他对现实的疏离,基于其对周遭社会和流行文化的拷问。韩方没有选择喧嚣的浮世随处可见的流行性的符号,他将自己的视野投向了远古,在历史和现实、物质和内心之间营造了一个静谧的自我的世界。在这里,记忆对于过往的怀想,人生对于恒久价值的追求,画者所渴望的某种稳定和永恒的东西,转化为了可以凝视和静观的图像。

  就观者而言,韩方的绘画不是观念的直白,也不是情绪的宣泄,而是一种视觉的描述。韩方迷恋古青铜器的沧桑与华章,但并不停留于对于古物的细致入微地描画,他有效地平衡了绘画性和制作性,他用厚重凝滞的笔触表现古物,并将其置于大面积的、虚空的背景之上,在扁平化的图像中,凸显了空间的层次,也由此获得了悠远的历史感和一种诗意的节奏。

  韩方开幕式上的讲话:

  在此,我要感谢策展人易向前、师界弘老师对我的帮助和支持。作为一个长时间的,在默默无闻的、在我自认为在一个晦暗无边漫长过程中,探索、坚持的年轻人来说,能有这样的鼓励和支持,从我内心来说是感激不尽的。

  我坚信:坚持做你想做的事情,只要去努力,就一定有结果。

  我这一批创作主要是来源于我近些年来的一些思考,这些思考的来源点可能也是我将近有四五年的时间,我每天下午都在画室里面,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有两件,一是画画,一是看书,我自认为看了一些哲学宗教方面的书,我在这样一个看书、画画不断反思的过程中,我感兴趣的是一些形而上学的观念、一些意志,我在反思这些东西是怎样给我带来一些心灵上的震撼,同时因为这样一种反思,反应在我绘画上是怎样的一种捕捉和再表现。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包括来之前,我也和冷军老师做了一些交流,也就是说现在我有机会在媒体、在一些交流的场所有一些发生的机会,我很想表达一些正能量。也正如冷军老师告诉我的,要想画好画,一定要先做好人,一定要在精神层面上有一定的高度,才能表现出更好的艺术作品。所以说,简单的说,我也想告诉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在我们这样一个比较急躁的年代,做你自己,并且认真的去做,一定会有结果。

上一篇:关注青年就业和创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