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50岁后主攻草书的风格基本成型
2020-03-21
50岁后主攻草书的风格基本成型

  一招鲜,吃遍天。这句村话,是我六十年前就听到并记住的人生总结。

  1997年元旦,我的个人展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同期举办的《党禺书画展研讨会》上,在博大精深、气象万千的赞扬声中,两个老朋友直言不讳的发问:你的风格在哪里?你的冲击力在哪里?这个批评,直至展览结束,久久地萦绕在我的心里。

  在中国美术馆的个展上,我拿出了近百幅得意之作,虽然有意加强了草书的份量,可是仍然有我早年赖以成名的魏碑、隶书十多幅,少字数汉字水墨构成十多幅,还有中国山水十多幅。全则全矣,但是面目、样式的参差,分散了艺术主题的表达,却是不争的事实。

  当时的我,对于艺术风格及其样式,的确没有做过深入思考。尽管当时翟墨先生在评论文章《得雨卧龙任屈伸》(《美术观察》1997年第1期)一文中已经清晰地点出了我的艺术风格,但这个关于风格的提醒,仍然引起了我极大的震动。

  2001年我定居广州,50岁后主攻草书的风格基本成型,几经斟酌,我出版了《党禺书法艺术行草卷》,受到艺术界的重视。

  2011夏,几多因缘或者说是一时兴起,围绕毛泽东《清平乐六盘山》一首词的46个字,我在十多天里一口气创作了包括真、草、隶、行和水墨构成等约有几十种书体和风格的一百余幅书法作品。在此之前几个月里,我有意无意地以《正信佛教》、《茶道幽韵》、《禅林金句》、《内经养生》等内容创作了几百幅作品,其书写形式涵盖了各种书体,或许我在下意识地寻找自己的艺术突破。

  《天高云淡一首词的展览》2011年底在北京西城区文化中心开幕,有关风格冲击力的话题没有人提到,倒是听到了书法界老前辈李力生先生对我这种创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度评价。那么,是形式的创造力替代了冲击力吗?我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的是:除了国画,我在中国美术馆展览中出现的各种书体,在这个展览中仍然一应俱全。

  2012年又到北京,很多朋友认为我的魏碑和行草书更适合主流派的审美趣味。但是,我个人追求的是狂草和水墨构成的更高境界。这部新的作品集,是我到北京之后的新名片,对于个人风格和大众审美的矛盾,我该做何选择呢?

  早在1997年,翟墨先生就精辟地指出了我的艺术追求:把自己的书道,定位在文字内容、个人情绪、书写形式三者结合上,努力寻找传统书法语言、现代主体精神和审美形式构成的有机统一,诚哉!先生此言!

  作为一个多血质的感性艺术家,艺术创作中的冲动极其珍贵,我无法用理性来控制自己在审美意境中的自由挥洒,更无法以市场偏好来驾驭自己的艺术个性。尽管在创作形式上,我的作品面目迥异,常常令人产生完全不同的错觉,但究其艺术本体,却实实在在是专注并且专一的阳刚大气、潇洒宏逸,始终是我艺术审美的最高追求。随着功力技法的不断成熟,这种风格得到更加明显更加强烈的体现。这种具备内在精神的审美指向,我认为是艺术家真正的风格

  关于这一点,古今中外的艺术家们,用自己各不相同、甚至大相径庭的艺术创造,证实了宇宙、地球、大千世界、人类本身的复杂和无比丰富的特性,以及无穷无尽的艺术创造力。就艺术创造而言,风格的复杂和丰富,首先表现在艺术作品的形式上的多样性,毕加索终其一生都在超越自己的过去;日本书法大师青山杉雨所强调的一件作品一个面貌;其次,艺术风格的难以统一,还表现在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立场和态度,对艺术家及其作品的观照和解读,正所谓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历经十多年的探索与研究,我以为:所谓艺术风格,有几种概念不可混为一谈。对于一个以艺术创造为谋生手段的人而言,艺术风格是他的一种生活样式;对于一个以艺术创造或艺术欣赏为精神追求的人而言,艺术风格是他特有的个人审美情趣的形象化表达;对于一个专业于艺术审美研究的人,艺术风格是研究过程中顺藤摸瓜的藤,或者是对一个艺术家及其作品分门别类的标签性符号;最后,对于艺术市场的商业运作而言,艺术风格应该是被人们强调到极致的品牌标志。

  书法伴随我走过了大半辈子,书法艺术已经成为我生命存在的另一种形式。当我面对自己更高更远的艺术追求,将书法作品统统指向于视觉形式的冲击力,是远远不够的。过于单调和单薄的作品类型,无法承载我对书法艺术及其现状和未来走向的思考和期望。

  这本作品集,是我既要面对当下的社会审美,又要突出个人艺术特征;既要面对市场需求,又要顾及未来发展的产物。首先,我选择了少部分的魏碑、隶书,展示我的传统功夫和修为;其次以四分之三的篇幅的草书、行草书,来突出我十多年来已经被认可的艺术特点。需要强调的是,这些草书中一部分化圆转为方折的方笔草书,代表着我现在的艺术高度,是我成功地从传统中脱身而出的另树一帜、自成一家的艺术创造。

  同时,这本书还收录了我一部分少字数水墨构成和篆隶水墨构成作品,这是我二十年来对中国书法走向纯艺术化的思考和探索。虽然个别作品的文字内容并不容易辨识,但代表了我在狂草之外,另一个正在努力将其臻于完美的艺术形式。

  在传统书法界和主流艺术界看来,少数另类的书法家和现代派书法群体还是一个边缘化的存在,但在平静的海洋下,还有许多足以影响全球气候的洋流在暗自汹涌。我的这部分艺术书法虽然没有引导市场主流,但是却一直存在着,健康而蓬勃,拥有了众多的拥趸者。在中国汉字书写由工具性书写向完全的艺术性书写转变的时期,我将自己对书法艺术的理解和探索,一并付诸广大观众,这是书法家当然的社会责任。

  字,留在纸上,便有了各自的生命和命运。

  一切评价,皆由他人,皆有后人。

  党禺

  2013年6月4日,北京北辰寓所观巢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