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mgm美高梅 >   毛进以毛焰为荣
2020-01-31
  毛进以毛焰为荣

  谈论毛进绕不过毛焰,后者是当代最杰出精深的艺术家,也是毛进的哥哥。如果毛进不画画,在这件事上她感受到的只是荣耀。问题在于她画画,事情就变得有点复杂。

  毛进依然能感受到这份荣耀,甚至更为极端了,因为作为同行,她对毛焰价值的了解来自绘画内部。加之毛焰近距离的现身说法,耳濡目染,对绘画中毛焰这一部分的奥妙毛进就更是心领神会。在深刻领悟的基础上,毛焰之于毛进就不仅仅事关荣耀,而是构成了某种绝对,毛进以此丈量自己和伟大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望洋兴叹。

  这并不等于压抑。压抑根本上是由觊觎之心引起的。它可以针对成功,但对精神事物而言可谓一无所用。在精神价值的层面,正确的态度只有谦卑。而谦卑或来自于对价值意义的深入了解,或来自于柔软的人性。这二者恰好是毛进都具备的,兼有的。

  毛进以毛焰为荣,但在圈子里从不因为是毛焰的妹妹颐指气使。她没有以毛焰的发言人自居,没有因得到毛焰的亲传炫耀。但若问起毛焰的影响和教诲,毛进从不避讳,回答直接而富于内容:我想要他为我骄傲(这也是一种贪欲),如同他让妹妹骄傲一样,但知道这点很难办到。几乎很少夸赞我,印象中只有两次吧,总是非常无情地批评。记得有次被打击到整整一个月不要去画室他太高了,又惜字如金,需要心平气和地去领会,有时过后好几年才真正理解他话的深意。

  因为哥哥而感到骄傲,转变成想让哥哥为自己感到骄傲,这大约是毛进独特的心路历程。伴随着对绘画艺术的了解和逐年深入,毛进时而绝望时而抱有幻想。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其实也是贪欲最强烈的时候。

  至于毛焰对毛进的打击,显然是一种看中。如果在毛焰眼里毛进的确不堪造就,打击的必要从何而来?毕竟是他的妹妹,让她骄傲、快乐,甚至得意忘形是一个哥哥需要做的。但毛焰没有哄骗毛进,他的六亲不认既出自艺术家评判的严苛,同时也传达了一个艺术家对同行后进的期望。

  以上所说乃是作为艺术家的兄妹之间形成的某种内在紧张,就外人看来可能会有另一番说辞。比如艺术是天才的事业,与个人的生理敏感性、行为的特殊模式有确定的因果关系。毛焰和毛进是一母同胞,在文体天赋上具有不少类似的遗传。两人都好动、敏捷、爆发力强,身体敏感、痛感超强。甚至在外形上两人也颇为相似,有人开玩笑说毛进是女版的毛焰。

  后天启动。两人都习画很早,启蒙老师是他们的父亲,同一个人。但毛焰比较专注,能够沉浸,毛进则在压力下选择了逃避。毛进追随毛焰报考专业美术学校,未果,后来去读了体育专业。至今毛进仍有浪费了六年时间的说法。再次进入绘画领域毛进就以毛焰为师了,或者说以毛焰为标杆准则了。

  我这里要说的是艺术家的材质,以及作为艺术人才的最初发掘。毛进对毛焰的认同并非完全由理解引起,有着身心及其适应性的逻辑关系。但对毛焰来说只是起点相似,但他已经飞得太高了(毛进语),达到了毛进望尘莫及的程度。

  既已望尘莫及,剩下的就该是轻松自在。在毛焰和毛进的始发地和毛焰达到的高度之间有甚为广阔的天地。毛进作为一名艺术家至关重要的个性就是在这个区域内展开的。犹如一叶小舟在海上航行,推力具备(具足),目标也已锁定,在目标的牵引和原始动力的推动下毛进不致迷失自己的方向,但多余的风景就此展现。毛进多出来的航道(或者如她所说的弯路)并不是迷路或者逆动造成的,说到底是某种放任自己的结果,对近乎无限的目的地丧失信心后的消遣以对。在这极为认真的消遣之中,毛进将发现属于她的目的地其实就在附近。这不是我对毛进的预言,而是对她近年来绘画作品的一个大致鉴定。

  毛进玩的东西毛焰肯定没在玩,也许是不屑玩,也许他早就过了那一站。但无论如何,这些东西对毛进而言是弥足珍贵的,就是固有航道上多出来的弯路,实际上却是毛进的正道。毛进这样总结自己:因为太随性了,指引自己画画的东西都是能触到灵魂的东西,比如说眼神里的忧伤,慈悲,或者惊恐,或者专注,或者倔强生命迹象的东西。

  这些东西恰恰是毛焰特意回避的,或者说已经穿越而过。

  毛焰的道路只有毛焰一个人能走。毛进的道路有一些人在走,但也不会太多。对绘画语言的至高追求,对人性人心尽其诚恳的理解,论其二者,毛进都占优势。毛焰的真传和苛责,自己生而为人天然的谦卑和伤感,两者的结合所激起的感染力量我已经在她的作品里读到了,被打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