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mgm美高梅 > 而你不履完现实的约却又怎么都走不进理想的那一章
2020-02-15
而你不履完现实的约却又怎么都走不进理想的那一章

  孔雀在院子里闲庭散步,时而张开华丽丰满的尾羽。孩子在厅堂里自由地欢玩,天籁般的童音说着她自己的故事语言。吴冠中书的白居悬挂在挑高的前庭上,映照着柴烧盏中的普洱茶。阳光正好,铺进来,我们自由地说着话。那些经历过的进入眼帘、心房的美丽的人和事。

  一直忙碌,有些忙碌关乎生存、责任,似乎与内心背离,而你不履完现实的约却又怎么都走不进理想的那一章。于是伸手把时间斩断,一些留下应对现实,一些用于逃离现实探视未来。其实我们都明白,人生就是阴阳太极分两端,白中含黑,黑中带白。要不到纯粹的白也没有完全的黑。如此,泰然。

  和凌子的这场约几乎跨过了一个年头。终于踩着冬日的碎阳闯进了她的领地。那天她开着车出来迎我们,很壮观的场面。周末她和夫君杨明义的家在北京郊区的别墅---白居里。我和随行的好友,欢畅地到了。后来好友在微信的朋友圈作了如下记录:

  今天的天气,从上午十点半开始,变得晴朗。

  因为白居院子里开屏的孔雀。

  因为主人端过来的柴烧杯子里的热普洱。

  因为画室里的盛开的颜料。

  因为地下博物馆里佛像身上折射出的历史之光。

  因为近日楼里邂逅了黄永玉,陈丹青,沈从文,吴冠中和林风眠

  这些全部回合成一个理由-让我认识你,并想象以后我们交性的各种美好。

  我觉得极好。

  那天的孔雀成了主角,忽然间飞散,一屋子人有些慌乱,唯独男主人笃定:没事,它们会回来的。果真没多久,飞去的那两只听着同伴的呼唤又回到了家中。想来这该是历经了种种之后,道破了乾坤帷幄。忽然想,不用再看他的画,里面也定有这份不争不抢的坦然。想到当下需斩断时光来慰藉心灵的自我。那刻,某种交错涌上心头。

  离开白居去往机场的路上,有份欢喜。我们走在不同的路上,而某些关乎美丽未来的东西时不时地会出现在现在的日子里。因为心有所望。

  扎西留言:

  扎西年轻的时候喜欢集邮,所以很早就知道有一枚小型张《杭州西湖》选用的是杨明义的水墨画。

  那时候扎西的兴趣点只是在邮票上,所以并不知道杨明义是何许人也,后来当扎西的工作于艺术和收藏有关时才开始渐渐的对这位大名鼎鼎的杨先生有了了解。

  凤姐今天说的显然是两件事,一个是白居,一个是时光。白居的景象虽在北方,但透着杨先生笔下的江南。白居的时光虽从上午十点半开始,但已凝固在人的心灵,不分春夏秋冬,只有不争不抢的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