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mgm美高梅 >   庄寿红是位有成就的花乌画家
2020-03-01
  庄寿红是位有成就的花乌画家

  张仃(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

  庄寿红20世纪60年代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受过严格训练,基本功扎实。她专攻花鸟,兼工人物,写意、工笔全能,创作上有探索精神,又用心于文学修养,其画作气息浑厚端正,风格豪放。社会上早有定评。

  郭怡宗(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主任):

  庄寿红是位有成就的花乌画家,她具有坚实的基本功和深厚的学养。她特别注重自身的全面修养,从人品与画品,继承与创造,生活与艺术等关键问题上深入研究,是一位创作和理论研究双轨同步并进的画家。

  视其画如见其人,作品中表达了高尚的情与态,充满着力度和真情,大气感人。

  王鲁湘(清华大学教授):

  阔笔纵横,墨渖淋漓,树如屈铁,石如斧斫,一点一拂,具含气韵这就是庄寿红大写意花鸟所追求的生命姿态。要的是那份潇洒,要的是那份率意,要的是那份大气!

  她将对笔墨的认识,渗透于绘画中,随机而作,相机而发,妙用破墨、泼染种种技法,取得许多意外的艺术效果。有些甚至超越了传神的范囿,而进入略具形而上意味的妙语境界。她的目的就是要织就一张黑白虚实的秩序网幕,把这种秩序化的理性冲动,同她性格中热烈挥洒的一面恰形成互补的两极。

  花鸟画的秩序,起源于神秘的三。庄寿红对三的感悟可以说是得益于她多年潜心于秩序探讨中的一种重要体验,三片竹叶,三根兰草,三茎荷梗,三块石头,三棵树枝,这是中国画的基本单元和细胞。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中国古代哲人对宇宙创化之道的高度概括,活用三生万物这个大道理,花鸟画的造型和布局就会有一种特有的韵致。

  在庄寿红的众多探索中,我认为最具传统底蕴因而极有发展前景的当属《北海》这类作品,毫无疑问,此画融入了西画的明暗,甚至透出塞尚的造型意趣,鱼的抽象变形及采用留空的表现手法,似乎同传统画法相去甚远,但这不正是古人高唱的舍形而悦影的恰当表现吗?(摘自《铜琵铁板傲风霆》原载于《中国画》1995年第3期)

  孙美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理论家):

  三峡的激流、西双版纳的热雨、鄂西的酷暑、北国的冰霜,给予她大自然的洗礼,使她体验到宇宙的博大、万象运化的生命力,也给予她发现自我的灵感启示。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庄寿红从青山脊梁发现辛稼轩铮铮铁骨、爱国热肠和自负,又从辛稼轩反观自己,诗情喷涌,灵感突来,一气呵成《南宋词人辛弃疾》。《北海》则是20世纪90年代脱颖而出的代表作,是纳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于一体的大胆独造。

  庄子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鹏展翅九万里,负苍天,绝云霓。这是庄寿红代表作《北海》构思的灵感启示。祝愿庄寿红以鲲鹏精神,搏击长空,优游于水墨天地,共同追寻和把握当代中国的民族魂。(摘自《北冥有鱼》)

  刘曦林(中国美术馆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庄寿红的花鸟画颇具创造胆识,风格朴厚,思维自由,同时注重理论研究,更以花鸟画创作与山水画相联系,对无序中的有序美,有序中的无序美进行了独到的发挥,颇有意味,并引起美术界的关注。

  李燕(清华大学教授):

  庄寿红敢于把光的力度与韵律感融进大刀阔斧的大写意画中:一幅待月图,仅由通体皆白得嘴眼皆无的三只鹭鸶,折射出行即中天的月色,朦胧意境自是幽远。(摘自《雾散山露》原载于《北京晚报》)

  何燕明(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在数十年潜心探求的笔墨生涯中,庄寿红怀着一颗画家虔诚的心,驮负着传统文人画中汲取的文化精神,以及从现代艺术中领悟到的象征与幻化的韵致,本着由苦练得来的扎实功底,一步步走向成熟的境地。

  展读庄寿红的画作,一个突出而深刻的印象是她的博采众长,又出自心灵的感情去为山川写意、为花鸟传情、为人物谱魂。不论是大幅宏构或尺页小品,都涌溢出一派浩然放达,寓灵动于拙朴的豪壮之美。(摘自《洗尽铅华直抒胸臆》原载于《装饰》杂志)

  汪为新(青年书画家):

  在我所敬重的前辈画家中,对庄寿红老师,虽无缘聆其教诲,然其人品却一直为我所仰,尤其作为女性,她的豁达、豪迈和她的坦坦荡荡,令我觉不出任何的陌生感或留点鸿沟。

  庄老师作画重逸趣天机,行条理于粗布乱头之中。观其临阵,阔笔纵横,苍动沉雄,一扫女性执笔靡弱之弊,大开大合,精备处多留拘滞,决无率尔任性之笔。(摘自《庄寿红花鸟画作品浅析》)

  杨庚新(美术理论家):

  庄寿红师从李苦禅、郭味蕖、李可染、叶浅予等名师,虽是女画家,但画风大气淋漓,其作品不拘一格,集奔放、细腻、典雅于一身。

  张光(《新闻出版报》记者):

  女儿笔涌壮夫诗是绘画大师刘海粟对她的评语。自然法则告诉我们:文如其人,画如其人。庄寿红画中的豪气来自她那颗燃着火焰的心。尽管她如同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

  记得罗曼罗兰有句名言:怀疑能把昨天的信仰摧毁,替明天的信仰开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敢于正视自己半生的功过,敢于在时代的洪峰中逐浪,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胆识。(摘自《女儿笔涌壮夫诗》)

  洪铁成(著名建筑师):

  寿红兄的画诚如序言所说,很大气,的确。我说,我还很钦佩,因为女子手中,画出了雄壮、凝重和辽阔,然而,又不失女画家的细腻、委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