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mgm美高梅 > 都不比传统国画颜料差
2020-03-12
都不比传统国画颜料差

  今年春天我应收藏家之请,以工笔没骨法画了一张风中之舞的牡丹(见图)。七月,收藏家拿去北京裱装,居然色彩脱落,刷痕处处,全毁了,令我十分伤感,特别找出二十多年前在台湾中时发表的有关裱画的文章,放在我的博客,请大家指正。年轻笔触,比较尖锐,但是看得出我对中国绘画的使命感。


中国绘画的省思裱画篇

刘墉

  中国绘画经过长期的发展,不论在技法、内容或裱装形式上,都造成许多固定样式,往好的方面讲,我们可以说这是传统,表现了中国绘画的特质;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那已经成为一个框框,限制了国画的发展。

  当我们的科技、生活步调,乃至许多思想观念,不但赶上西方,甚而有超越的情况下。令人惊讶的是,我们的国画家可能使用十七世纪的观念和技法来创作。

  画家可以在冷气房间、现代照明下,坚持使用石青、藤黄、石绿、胡粉、宣纸、徽墨、端砚、宋裱。尽管许多以现代科技制造的颜料,不论在彩度、色相和持久性上,都不比传统国画颜料差,用起来且更方便。现代方法制造的纸张也可以媲美部分传统材料。现代形式的装框,更适合新式建筑悬挂。许多画家即使发现由于老一代艺匠凋零,有些传统的颜料、纸张、裱装已经愈来愈差,糟到造成对作品的伤害,他们仍然对付着使用,因为他们认为否则就不是国画。

  在师徒的制度、临摹的教法下,许多人对传统失去了省思力,甚至根本不会想到古人也有不少值得怀疑的地方。在日常生活上,路走不通时,我们会找其他的途径,在绘画上,却经常发现站在死巷子尽头不知变通的人。

  问题是,艺术创作本来是最自由的。我们到底应该为艺术而艺术,抑或为一种形式而艺术?许多我们认为无可置疑的传统优点,从另一个角度想,可 能是缺点。我们不能只看它的正面,而无视于背后,否则世界愈来愈小,我们不去思辩自己,别人却要来思辩我们,自己的下一代,更可能自然而然地转向西方的情况下,国画将像平剧一样渐趋式微。

  本专栏定名为「中国绘画的省思」,其「中国绘画」是广义的,包括传统与现代,革新与未革新的,因为许多国画问题,普遍存在于传统与新派绘画中。如同新派水墨画家,仍然把作品送到裱画店装裱,那么千年来裱画所造成的问题,也自然会影响他。

  我们就从裱画的问题谈起吧:

  国画装裱的方式对中国绘画风格的发展有重大影响

  大家或许要说:裱画是多么末节的事,值得小题大作吗?那么我要讲:裱画不仅关系作品的保存,甚至间接地影响了中国绘画的形式。话说得更重一点:如果国画不是历代都以卷轴的形式为主,今天的国画不会是这个样子。我们现在如果再不好好检讨一下裱画的问题,国画的前途将非常堪虑。

  国画裱褙与西画装框不仅做法不同,在态度上也不一样。

  一张油画或水彩,若被交给了差的装框店,装进了差的框子,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只要换个框子就成了。

  一张国画如果被送进了差的裱褙店,麻烦可就大了,你可能会发现画面褪了色、起了泡、出了霉斑黄点,而且拿回来的画面,比送去时小了。

  这是什么原因?

  因为西画的装框,只是在绷好的油画外加框子,或将作品配上压在四周的艺术纸版或麻布,再加背板、玻璃和框边,装框的人是不改变作品的。

  但是国画不一样,有时候站在裱画店,简直让人觉得是进了裁缝铺,裱画师不但切绫子、织锦,而且切画!因为他必须把画的四边修整好,才能把画和绫子边黏在一起。

  偏偏中国的宣纸、棉纸,这种薄而柔软的长纤维纸,画了之后便要绉,绉了之后需要用浆糊将它与另一张白纸黏在一起,再黏在墙上拉平(裱画的术语叫「托底」、上板)。这么一来,那种遇浆糊处理的画,即使原来四边一般大,也会有些改变,而不得不在修边时切正。于是在裱画店的字纸篓里,我们常会看到一条一条,有笔墨、色彩的纸屑,那就是──原作。

  画重裱一次,也就变小一次!

  当我们到故宫赏画,必须知道那些经历数百年、多次「重裱」的画,都比画好的时候小了些。有些画如果原先题字太靠边,甚至可能被切去半行字。这是因为每次重新裱褙都得修边,修一次就小一点。

  尤其可怕的是,重裱一次也就得把原来黏在画后的「托底白纸」,既撕又搓地揭下来一次。请问那画面以及画上的色彩、笔墨,能不受损吗?

  中国画的裱褙,不论水裱、干裱、飞托、搭托,都脱不了浆糊,也自然得受浆糊的「洗礼」。除了商品画的机器裱褙,再怎么高明的裱工,都无法避免浆糊中的水气渗透到画中。

  所幸国画用的墨,是最安定而不易晕散的,其它色彩由于用得薄,又加了许多胶,也就不太容易「跑色」。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如果画家想用很重的色彩,甚至画得像油画一样厚的时候怎么办?答案是:不能裱或不易裱。最可以肯定的是颜色太厚的不能做卷轴,因为不易卷,颜色又会裂。

  画家不得不将就装裱的形式

  而卷轴是国画的主要装裱形式啊!不能卷怎么了得!画家有了这一层考虑,自然不敢画太厚的颜色。我们反过来想,如果西方的油画家,都要像中国画家一样,把作品裱成可以卷得小小紧紧的卷轴,他们能不改变色彩的厚度,甚至考虑「掉色不掉色」的问题吗?

  我们可以说,就因为国画以「水墨为尚」,讲究的是空灵淡雅,色彩既然不厚,所以适于用浆糊、裱卷轴!但是反过来想,也正因为这种裱装方法,限制了画家的发挥,想画也不敢画了。艺术家需要自由发挥,国画家却在自觉与不自觉中,被约束了千百年,这是多么可悲?!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