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mgm美高梅 > 也是一个真正的泳者
2020-03-17
也是一个真正的泳者

  在我的眼中,长发飘飘,身材苗条,面容俏丽,且是显得那般地聪慧、文静、水灵的一位苏州姑娘李戈晔,真乃天生的艺术家!

  我多年前就认识了李戈晔,她也曾多次参加过由我策划的展览活动。但让我想不到的是,她还怀有深厚的童子功!这次我去她的环铁工作室参观,发现了几件她在十年前创作的新工笔(或称新写实)人物画,既工整、细腻,又新颖、雅致,既浓墨重彩,又活泼大方,非一般功力不可为之。这使我联想到了她的恩师唐勇力,还有她的母校中国美院。中国美院曾是新中国人物画的重镇,唐勇力又是这一脉人物画的一位杰出的传薪人。李戈晔正是在名师的指引下、从一个具有了深厚人文底蕴的环境中走出来的一代新人的代表。

  也许是为了走得更远,也许是为了与师辈之间拉开一个距离,不久她就中断了这类新工笔或曰新写实的创作思路,而转入了当代性的新水墨实践。这无疑是一次带有冒险性的突围行动。这次勇敢的突围使她成为了当今新水墨阵营在的一员干将,也正应了那句老话:师傅领进门,造化在个人。

  她的真正造化在哪里呢?

  造化之一,是她选择了一个十分贴近女性视角和内心世界的表现题材泳者。泳者,包括了两个必须被关注的对象:水的世界(泳池或江河湖海);水中的泳者(男或女,一人或双人)。她借助于隐喻的修辞,把水世界当成了深浅莫测的人世间的替代物,时而平静如常,时而汹涌澎湃,变化多端,不循常理,总是既让人欢快又让人郁闷、犯难,看似平常却无常;而托身其中的泳者,既渴望自由,并享受着自由,却又常常感到身不由己,乃至危机重重,时而还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艺术家借助这其中的背景和人物来浇自己的心中块垒,体验自己漂泊于人世中所体验到的酸甜苦辣。题材只是一个容器,关键还在于装进这个容器中的精神和情感体验(也包括了性意识成分)。说到底,她自己才是画幅中唯一的泳者,也是一个真正的泳者。

  李戈晔近十年以来,坚持不懈地画着这个题材,展示她内心深处的生命密码,真可谓一笔一染总关情。创作中主体性的确立,本就是一个千古难题,可在这位才女的手中,解决它却是如此地举重若轻、顺理成章,殊是难得。

  造化之二,便是水的运用和游心虚淡境界的渲染。从水墨语言的角度看问题,虽说是应该五法(水法、墨法、彩法、笔法、纸法)联动,方能成就美妙无比的水墨文章,但在每个艺术家的实际操作中,却很少见到平均用力的,往往都是有所侧重。李戈晔的着力之处正在于用水,晕、染、冲、渍、积、洗悉数是靠水的运用和分寸把握,多一点则散漫,少一点则涩滞,颇有难度。她还擅长于设色,常常是用多层薄染法,不愠不火,色墨交融,互相映照。所以,在她的画面上,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单纯到了极致的视觉元素:水、墨、彩、线,自然交融、恰到妙处,显得既活泼灵动,又层次丰富、变化莫测!并让人体验到了一种游心虚淡的婉约、俊逸之感。

  在人物的把握上,最是有难度,为了达到一个托物言志的功效,她就不能再去展现童子功了,而是要大胆地做减法侧重于人物的形态(动态)来做文章,于是便采用了轻描淡写的手法,让水与人几乎是处在一个薄而透的层次上。于是,男男女女(以男性为主)忽隐忽现地游弋于绿色水波之中,时而舒展,身轻如燕,时而困顿,沉重如铁人物的细节被简化了,被隐去了,这使她笔下的人物有点类似于塞尚笔下的浴女,但又似乎更接近敦煌壁画中的飞天。以种种形态来暗喻精神,即便是放在当下,也不失为一个有意思的尝试。

  李戈晔的整个创作过程,虽然缓慢有序,一遍又一遍,但却是释放心情,顺其自然的一种精神享受。为了这种享受,她不厌其烦、十年如一日地坚守着,还将继续下去做女红式的创作习惯,许是吻合了她的品性。

  造化之三,是观念的切入。2010年,在由我策划的《水墨新时空》苏州本色美术馆的展览上,她所送的是一件带有观念意义的淡彩、装置作品,约有十八幅条屏似的淡彩人物一层一层地悬空张挂着,又在现场的地面上摆放了一层鹅卵石,这样一来,画面上的水波荡漾与地面上的浅滩便在想象中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时空切面关系:画上的主人公在水中畅游,自由自在,现场中的观众则在模拟和想象中的清水湾里自由地观看、徜徉,如此一来,主体与客体,想象与现实,画者与观众,二元对立的关系均已在无形之中被破除了,消失了,都已被融合成了一个互动、共存、相互生成的关系,这一微妙的变化突破了水墨画或彩墨画既有的边界,而进入了国际交流的新语境,或者说重建了古人所说的可观、可游、可居的理想。总之,这件作品别出心裁,在整个展览现场中独具一格,引起了包括我在内的众多观众的激赏,大家不免惊叹:原来水墨画还可以这样做!

  虽已有如此令人瞩目的造化,但她毕竟还是个年轻的艺术家,以后的路还长我由衷地祝愿她:有更加美好的艺术与人生!

  2014.10.6,重阳节后,写于南京草履书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