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mgm美高梅 > 但确实是把现实生活的经验转换为她的工笔画题材
2020-03-17
但确实是把现实生活的经验转换为她的工笔画题材

  李戈晔的工笔画作品以游弋者的心理空间为画题,意图展现呼吸、静默、摇弋、游离、漂游、浮沉、迷失、窒息、沉没等精神状态,通过内省化的、具有隐喻的图式创作来凸显个体的艺术气质和内心世界。在所有的艺术评论中都无不例外地注意到李戈晔作品当中此种沉浸流水的轻与重,孤独与寄托,迷失与茫然,漂泊与落定等失衡特征背后的精神性。事实上,关于李戈晔工笔画作品的释读,并非简单是绘画语言的问题,而是精神向度的问题。一方面,其作品决不是对现实生活的简单描写,也不是脱离实际的主观臆想,而是将现实生活的生存体验与艺术家细腻的内心感受融为一体,赋予作品具有某种心理象征主义的幽深内涵。另一方面,作为工笔画创作的当代性探索,其隐晦的画风,虚像的形式语言意图破解传统工笔画创作的边界与藩篱,以图像创作的观念方式转向注重感性、自由表达等创作趋向及当代话语资源的挪用,从个体的心理意识和精神境况来展露独特的视觉语言和诉诸心灵的精神品格。

  从画题来看,画游泳题材并非李戈晔独创,在当代油画创作领域已涌现出不少佳作,典型者如方力钧的作品,将泳者置于深不可测的波涛中以表现某种逆境搏击中的精神诉求。我们或许会质疑在工笔画领域再进行类似题材的创作,其意义何在?难道仅仅是媒介的转换?换而言之,我们将以怎样的方式看待李戈晔工笔画作品中的精神指向以及如何评价此种艺术创作状态?我们研究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时,重要的还不在于她表现了什么样的内容或创造了什么样的形式,而在于她为什么要这样表现或创造。显然,对李戈晔而言,即便是相同的内容也可以有不一样的呈现,一样的情绪也可以有不同的表达。关键是,画题是否与创作者息息相关,创作方式与画面的艺术气质是否恰当。

  李戈晔的作品是面向个体的、内向型的艺术思考,画水、画游弋者的心理状态是与其生活经验和心理感应密切相关。她常将人生的各种滋味沉浸糅合在流水当中。因而,在她的作品当中,我们所能看到的,都是满眼的河水以及漂浮于水面的众生。按照李戈晔的解释,作为70年代出生的人,我们可能比以往的人更加关注自身,关注自身的生存状态,更加个人化、情绪化,对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拒绝与排斥,个人与社会之间的疏离与对抗更加敏感,对自由的向往也更加强烈。每一代人都有其特殊的社会环境和成长经历,这些都构成一代人的特殊身份,作为其中的一员我别无选择。任何题材都不是自动地生成,等着艺术家去寻找,艺术家总是从个人的经验当中,从她与环境的关系,与命运的关系,甚至是与历史进程的关系中发现题材。水在李戈晔的艺术思维中,有着特殊的理解,她认为水是一种令人着迷而很特殊的东西,它时而柔和,时而狂暴;它赋予万物生命,又可以毁灭生命总之,水对于我们有太多的可能性,就象我们的生活,变化多端,丰富多彩,不可琢磨,深不可测。李戈晔的作品从流水的有声而无息当中,幻化为人世的浮尘,从形式转向内容与精神的关注,以现实的经验为基础,从直观的记录转向生存的深层追问与探究,而且从她自身的经验推广到普遍的认识。此种经验是潜在的,不是浮在面上的,它的潜在性亦即艺术创作的无意识的特性,会使经验的最终表达以符号的方式出现。也就是说,李戈晔的画面形象并不是来自于对现实世界的记录和客观评论,而主要是来自于个人的境遇与体验的冲突。这种内心的矛盾外化于形式与题材的表现,表面上看是艺术内部的问题,实际上,在形式的背后仍然隐藏着心灵的窥伺和经验的表达。正如李戈晔所言:我希望通过宣纸来描绘这种微妙情感,让情绪在笔墨的控制与不控制之间到达,让感觉跟着画面走,就像一棵树慢慢长成它本来的样子。画家在她的画面里,最终投射的是心灵的孤独。她说:每个人的内心是孤独的,哪怕在人群当中,也总会有一个瞬间让你觉得孤独。我们很难说李戈晔的作品有多么醒世的哲理,但确实是把现实生活的经验转换为她的工笔画题材,但其深刻性又远远地超越题材本身。

  李戈晔的作画经验并不是完全按照传统工笔画的程式,从起稿、拓稿、分染、到罩染这么一整套程序,她认为那样会舍弃感觉和情绪的自由表达。她要求作画的时候处在自由的精神状态之下,甚至只关心过程的自由,让结果在不可预测的期待中实现。可以想见,她不想让自己成为程式的奴隶,作画时是平静的,放松的,思绪自由驰骋,感情缓缓流淌。这个特征在她的作品当中有着明显的反映,展露出女艺术家往往所特有的那种细腻的体验与独特的视角,甚至为了追求表达的自然与自由,她刻意探索不同皮纸的笔墨语言,以及构图的变化、层层晕染的氛围,达到游离飘忽的画面效果。另外,主观色彩是李戈晔的画作语言中最具情感化的因素,是构成画作的情趣与格调最基本的要素,色彩从淡雅的色调过渡到阴郁的灰色调子,画面气息却更加凝重,隐秘的含义有意设定在特定的色调当中,隐藏着无法言说的内容以及某种隐喻性的自传表达。

  当代工笔画的图像创作,已呈现出模式化和符号泛滥等误区,许多艺术家挖空心思为创造独具个性的符号标签以及努力追求现代艺术的形式,题材实际上依附于形式,并没有深入到经验之中。那些形式的表现虽然有一定的力度,但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模仿性比较强,另一个是在题材上比较牵强。李戈晔的作品却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反思:其经过观念参与了的当代工笔画创作,从自我经验出发,引申出精神指向性的探讨,必然以对水墨媒材的熟练掌握和对水墨技能的熟练运用为根基,她才轻松地突破了关于传统水墨语言的悖论,运用传统媒材创造出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和表达她作为一个精神漂泊者的艺术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