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 mgm美高梅 > 这群年轻的生命沐浴着自然的抚慰
2020-03-19
这群年轻的生命沐浴着自然的抚慰

  夜深了,王政却被小华拽住不让走。谁让他三盘棋都赢了呢?他太不知道小华了,这人打小就这样儿。崩弹球儿,谁要赢了他,那就别想走,非得他赢了人家才行。常常害的一些小孩儿因回家晚了挨爸妈的揍。

  我幸灾乐祸的看了眼脸上已现愁容的王政,靠在沙发上,鼻子藏在衣领里,准备用睡眠伴他俩酣战楚河汉界。

  人的记忆总是重叠交替的显现,每当看到小华在游戏中与人争胜,就觉得他老没长大,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我们年轻的时候。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团(秦腔团)经常在秋后下乡演出,这种活动带有一定被动的政治性质,那叫为贫下中农服务。其实我们这帮年轻人还是很乐意下乡的,我们没有拖累、没有负担,更喜欢乡下那清新的空气广袤的旷野。白天享受着明丽灿烂的秋天的阳光,夜晚听着秋风在原野的呼啸,做着青春期燥动不安的梦。我们追逐在旷野上,嬉戏在河溪中,攀爬在山峰丘陵间,这群年轻的生命沐浴着自然的抚慰。那是一段自由的时光,一段美好快乐的经历。要说的是不管是上山还是下河,他那沉重的画箱基本都在我的肩上,因为打赌我总是输。感觉他只负责写生。

  现在返回头去看、去想,心中总有很多的惭愧,尽管我们有着一种自觉自悟,也有种朴素的情感,觉得为贫下中农演出有种光荣,但我们当时无法意识到的是农民兄弟为了一点精神的享受,几乎掏空了每个人的口袋,而我们的觉悟和艺术质量很大程度上是要视味觉满足的程度而显高低的。除去艺术家的良心,我们的胃使我们很多人没心没肺。再说,那个年代,天天大鱼大肉还只是一种奢望,而这里的农民们竭尽全力地用美食滋养着我们的身体。

  青春是残酷的,因为我们幼稚无知。城乡的差距,使我们踌躇在农民的眼光中,油然觉出高人一等。我们年轻的血液像溪水一般纯净,但我们却会抬起气枪去扼杀那些鸟儿的自由飞翔;我们高举着文明的旗帜去开拓精神的荒漠,却毁灭着自然的精灵,趾高气扬地表现我们的不同凡响。这是生命的一场捉弄,一种被岁月遮盖着的虚惘与惆怅!

  他俩又争了起来,我心说争什么呀,王政,我和他争了几十年也没争过他,那又怎样?我看了一眼斗鸡似的小华,哑然失笑,别看他好像玩什么都行,其实他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笨拙的地方。学开车的时候,没好好学倒车,有时候去别人家,出来时如需要倒车的话,他总是想法把送他的朋友安顿在家里,才出来倒车,怕丢丑。就这样儿,他也从不敢对人说起他的后车灯换了多少个。那次我和他去大勇家,天已很黑,他从一根电线杆和一间小房子中间很流畅的倒了进去。我说,哟,进步够快的,下车后他蓦然地笑了起来,原来他竟根本没看见那根电线杆。

  他可恶的地方比较多。乡下演出都是露天剧场,一下雨,我们就无事可做。一帮年轻人住在一个宿舍里,他们轮流当模特,我便蒙头大睡,我的形象是我唯一能逃脱他折磨的,(这辈子我认为世上没有一面合格的镜子,也没有一双正常的眼睛)晚上,他把一房子的人都搅的筋疲力尽,不是把别人的被子抱到外面去,就是把别人骗出去,赶紧把自己的脚在人家刚刚打来的热水里洗洗,等人家发火儿了,他却一副无辜的样子,让人没治没治的,终于,大家都睡了,精力过盛的他无所事是。我该倒霉了,他总要把我从被窝了拽出来。记得那天晚上,他又拉着我猜拳喝茶(他拳猜的奇好,但滴酒不沾)开始是赢了喝茶,后来茶喝够了,改成输了吃茶叶,把几个缸里的茶叶折进一个茶缸。结果,我吃了大半缸茶叶。那缸子真大。跟这种人交往几十年,我容易吗?我都不能不佩服自己。

  当然,他也并不是总得意。那年冬天特别冷,我实在没换洗的衣服了,迫不得已,忍着寒冷在水房洗那堆脏衣服里几件急着穿的。他冲我喊道:咋那么自私,光洗自己的?我这儿还有两件呢,说完他从宿舍端来一盆衣服放在我旁边,还要监视我洗,我用洗衣粉把他的那盆衣服泡了。他知道我这人老实,便放心的回宿舍钻进放着暖壶的被窝儿看起了画册,我随后进去问:还有脏衣服吗?我一旦洗起来就刹不住车了,非得都洗完才行。说完抓起他搭在被子上的棉大衣就跑,他猴似地从被窝里蹦了出来,什么也不顾地穿着短裤追到水房,从水龙头下抢救出他那已被浇湿了一半的大衣,冻得一身鸡皮疙瘩,我也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心里差点笑的背过气儿去。

  青春是美好的,可以炫耀的,能永远让人感叹的,不管它是怎样的过程。我们一伙人曾经来回步行六十公里去瞻仰乾陵。尽管回来后全都累的死狗似地,心中却充满快乐。清亮的脑海,总梦见那片湛蓝的天。

  注(那时候我们还年轻)现在还只在心里蛹动着,暂时还没变成文字。这篇序却先冒出来,那就让它先在这吧。

  我有时有点偏执,一直想写他的传记,但那必须是盖棺定论的一种形式,可他健康的令我绝望,最有可能的结果是他将画我一副丑得夸张的遗像,让我即使到了天堂也休想安宁。万一不小心掉到地狱去就更不用说了。谁知道呢?反正用身体跟他较劲,我的前途不容乐观。但愿我的脑瓜子够灵光,别老忍受他的恶作剧。跟他相处,反应迟钝是件危险的事情。该怎样去?

  总之,我还没拿定讲述他的形式。